跟朕谈恋爱吗。

白嬴,邦信,铠约。mp百里守约4102。
男友@谈,臣不敢不谈。

寻鹿 .上

#白嬴

#虚构小故事不知有没有下文,约莫是片刀。阿起现代摄影师设定。


白起最近总会做一个梦。

森林的夜晚静谧而幽深,漆黑的天空上没有一颗星星,反倒是月色皎洁如水,点点萤火在树枝间流连,偶尔有动物在草丛中穿梭时发出的沙沙声。他站在林间,抬头望到溪边站着一头通体晶莹的公鹿。

鹿有着一双鎏金的眸子。不同于普通鹿眸的圆润,白起觉得那双漂亮的眸子狭长而幽深,它眨眼时浓密的睫毛上下刷动,像是搔在白起心上,他莫名的感受到了一阵悸动。

他走出树林来到那头鹿身边,鹿的唇吻动了动,似乎在说什么,但白起听不清。他伸手想要碰一碰它,但就在他的指尖碰到鹿角的那一瞬间,鹿的身体便化为了碎碎点点的荧光,在白起徒劳抓握的指间消失不见。

他不知道这个梦有什么意义。


那天白起接到一个任务,去骊山拍摄一组图片作为新一期杂志的插图,他欣然答应了。

骊山葱郁的树木的确很上镜,林间隐约的溪水也勾起了白起的好奇。不知不觉间他顺着溪流拍摄,一路到了个连路标都没有的地方。白起捏了捏自己酸痛的肩膀,将摄像机收进包里,盘算着顺流而下,原路返回。突然有什么东西在沙沙作响,白起警惕的回头,发现是树上一只松鼠正睁着一双圆溜溜的小眼睛盯着他。他哑然失笑,摸索摸索口袋找出几颗当零食的榛子放在地上,转身继续返回。

松鼠在他身后咔咔咔嗑榛子,白起一路走着却觉得有点什么地方不对劲。半个小时后他看到地上一小堆榛子壳,蹲下来看的时候还看到了几根粘在上面的松鼠毛。他拿出了手机,看了一眼任务栏,果不其然这地方没有任何信号,再点开指南针软件,更是半点反应也没。他有点慌了。

白起顺着小溪一点点走下去,却觉得这条小溪仿佛没有尽头,直到夜幕降临他都没能走回大路上去。他开始考虑野外过夜的安全性。


他眼角的余光忽然捕捉到一抹荧光。

“谁!”白起警惕地转身,握紧了手中那把用来开路做记号的瑞士军刀。但出乎意料的是,并没有想象中的人影或者动物,也没有任何声响,白起却被震惊得说不出话来,一时愣在了原地——

那是一头通体晶莹的公鹿。

鹿优雅地站在溪边,修长的颈子上有同样晶莹的水珠滚落,好看的鹿角旁飞舞着流萤。它的舌尖舔过沾水的毛皮时,那双好看得几近梦幻的眸子似乎有意无意地瞥过白起,眼底闪烁着细碎的金芒。

白起莫名其妙地心跳加速起来,他感觉自己每一分呼吸都在用尽全力,不由自主地向那头鹿挪动了脚步。军刀被他扔在原地,生怕惊扰了这头高贵的公鹿。

鹿停下了舔梳毛皮的动作,定定地看着白起一步步走来,却在白起想触摸它时向后跃了半步,优雅地扭头避开了他伸来的手。

白起感到一阵失落,但随即他就睁大了双眼看到周围无数游离的荧光向那头鹿汇聚而去。鹿的身影愈发朦胧,它昂起头呦呦叫了两声,身形逐渐拉长,隐隐约约的显现出一个人影,背对着白起。

“你是……? ”白起愣了一下,结结巴巴地询问道。他眼中满是不可思议,却在那人逐渐转身时没来由地心口一痛,让他一下跪在了地上,揪着胸口的衣服大口大口地喘息着。

再抬头时,那人的面孔被发冠上垂下的玉珠遮挡了大半,但一双璀璨的金眸却直直地看着跌坐在地的白起。那双眸子起先带着凌人的气焰,却在见到白起抬头后逐渐趋于平和,最后他眸中带着忽闪不定的歉意,沉默良久方才开口:“许久不见,白将军。”

白起愣住了,下意识地回问,语气却带了一些自己都没有察觉到的微颤:“你是谁?”


帝王扬起了唇角,轻哼了一声。

“嬴政。你的王。”



TBC

生死相随

#借梗 @Mercury的糖果小铺 

#守墓人与亡灵的故事

#架空王国设定,白起还是受过改造的怪物,但盔甲可以摘下,寿命很长。

#口味:水果硬糖


西山脚下有一个静寂的小村庄。

西山是帝国疆域的最西端,也可以说是最不发达的地段,不过也正因如此才得以保留那一山苍翠的林子,住着些许其他地方早已爵迹的鸟兽。小村庄里面的居民们便依山而居,过着最简单的生活,日出而耕日落而息。

山脚下有条小河,东岸是村庄,西岸是一座陵墓,村民们在河边打水时总会往河对岸瞧瞧,却从来没人敢趟过河水走到对岸去看看——要知道那里可是阴气重得吓人,普通人去了沾上阴气,回来不出半个月就会躺在床上只剩出的气儿了。

不过有个人不同,他就不会受阴气的半点折磨。

他叫什么,村里没人确切知道,但当他出现在村庄里购置必需品时,村里人都喊他将军。

据说是前朝遗臣吧。不过在这个闭塞的小村庄里,没人会去在意这个。


在太阳沉山的时候,白起照例点起了一盏白色的纸灯笼,关好屋门前往陵墓。

他住在河西。当年他来到这里时河东不过稀稀拉拉有几间破茅屋,他住的河西的小木屋还是他亲手造的。

白起拎着灯笼穿过一小片梅林,再在小路上转三个弯,便到了那座陵墓前。他将灯笼挂在枝头,闭上眼睛安静地数了十个数,再睁眼时他便看到放置贡品的几案边斜斜倚着一个银色短发的男子,帝冕的珠帘摇摇晃晃半遮着他好看的金色眸子,一席黑红色华服绣着张牙舞爪的金龙好不张狂。

“参见陛下。”白起半跪下去恭恭敬敬的行礼。

“怪物,今天晚了半刻钟。”那帝王斜眼瞧了那大将军,过了半晌开口,音调里满是倦意,甚至毫无形象的打了个哈欠,“朕都乏了。”

白起没抬头,但他想象得到帝王满面慵懒的样子。“臣有罪。”他将头压得更低,却将路上折的梅枝拿出给帝王看,“臣瞧见这梅花开得正好,心念陛下兴许会喜欢,便拖延了半刻钟折枝。”

帝王眼底一瞬带了两分惊讶,转而又垂下眼帘恢复了先前的慵懒:“你倒是学会了不少。起来吧,朕赦你无罪。”

“谢陛下。”白起起身,将梅枝横在陵前小心翼翼放好,转身又对上帝王带着几分探究意味的视线,坦然回道,“陛下这些年也变了不少。”

帝王不可置否地耸耸肩,修长的手指把玩着一个龙纹玉樽,并未抬眸,也不复以往的怒意冲冲:“你这便是不会说话了,怪物。”

“臣有罪。”


二十年前那帝国还姓嬴,那将军还姓白。

苛捐暴政人民起义,一把火毁了百年的咸阳城。县镇小伙领着义军闯入王宫,纵然将军有着敌万人之力奈何日以继夜赶回咸阳最终只剩帝王冰冷遗体。

心灰意冷将军万念俱灰带着帝王遗体离开长安,归隐西山偏僻村落亲手修建皇陵甘做了个守墓人。


“哼…。也罢,便罚你陪朕小酌片刻。”嬴政摩挲着玉樽微阖眸子,半撑着脑袋嗅见梅香。

“臣遵旨。”白起便上前为他的帝王斟酒,白玉酒壶倒出陈年佳酿,是白起这二十年来自己琢磨门道亲手酿制,“陛下,三樽。”

嬴政没接茬,金色眼眸平淡如水,二十年来眼中戾气消磨殆尽:“这杯,朕尽失江山身死国灭却仍有机会留在世间瞧这万里河山。”他将酒樽置于唇边,酒液沾湿唇瓣,侧眸看着他的大将军,“将军,陪朕同饮。”

白起闻言举起酒樽,随着帝王的动作一起饮下樽中酒。

“第二杯,将军救驾不及但拼死抢回朕尸身安置于此。”嬴政对着白起扬了扬酒樽,眉眼间算是带了分苦涩笑意,“敬将军。”

忆及那段往事,白起也垂了眸低声应道:“臣有罪,救驾不及。”握着酒樽骨节分明的手徐徐收紧,“蒙陛下…错爱。”

嬴政摇摇头,一饮而尽樽中酒:“…无妨。最后一杯……”他忽的向前倾去探了半个身子,“将军,留在朕身边。直到朕最后一丝残魂消逝于世。”帝王酒量不佳,再瞧时已带着几分醉意,白皙肌肤泛着浅粉,一双眸子却带着不容拒绝睥睨着白起。

“臣遵旨。”白起低低回答。

那帝王像是得到了糖果的孩童,满足地从喉间发出一阵愉悦的喉音,坐回方才的位置举起酒樽:“便是说定了,堂兄。”

白起饮下酒水,然后起身行至帝王面前半跪下,几近虔诚地在他额上落下一吻。

“永远遵从你的旨意,阿政。”


西山脚,白雪皑皑,红梅艳艳。

归隐的将军和苏醒的帝魂还有很久很久的时间相伴。

END.


私以为嬴政死了二十年,一直活在白起的意念里,他先开始会暴跳如雷责怪白起救驾不及,但日子久了也骂累了,他会趋于平静,然后反思自己以前的过失,最后心止如水波澜不惊,唯剩安稳度日的念想。白起会一直为未能救驾而心存愧疚,加之对嬴政的爱慕会更加想对他好。

算是一种扭曲了的爱情。白起的一厢情愿,嬴政的屈从现实。

但我想这是最好的结局了。愿君喜欢。

青蛙王子和睡美人

#一个有病的童话故事。试图改变画风的产物。愿博君一笑。

#口味:糖浆

 

很久很久以前,有一个富饶的王国,统治者是一位英明神武的国王,在他的领导下,国家日益强盛,人民一片和谐。

这位国王有两个孩子,一位是白起王子,还有一位是嬴政公主。其实说起来啊,嬴政公主也是男孩子,但是因为和国王相好的芈仙女告诉他嬴政王子16岁的时候会有命定的一劫,当成公主抚养才有平安渡劫的可能,国王只好从小告诉嬴政他是个公主,并且吩咐下人一切按公主的行头打扮嬴政。

芈仙女:我怎么会说只是因为我喜欢可爱的男孩子。

 

于是嬴政渐渐地以公主的身份长大了,白起王子对他这个唯一的弟弟宠爱有加,完全属于嬴政让他往东他绝不往西的那种。

看着两人长大的宫廷医生扁鹊:妈的弟控。

嬴政公主有一头漂亮的银色长发,鎏金的眸子像是藏着漫天星光,皮肤细腻如同最精美的白瓷。这副出众的容貌让他在这个看脸的王国里受尽宠爱,更是在白起的呵护下渐渐形成了一副骄纵的性子。仆人们经常看见他们的大王子殿下屁颠屁颠跟在小公主的后面为他鞍前马后乐此不疲。

 

后来在国王的万般不情愿下,嬴政公主迎来了他的16岁生日。

嬴政公主在这天打扮得漂亮极了,好多受邀前来的别国王子都对他的美貌赞叹不已。

李白王子:天哪您真是李某见过最美丽的姑娘!李某可有幸邀您一舞?

嬴政公主:蠢货,我是男人。

李白王子:??????!

受了刺激的李白王子恍恍惚惚不小心喝多了酒到天台看星星的时候遇到了高长恭王子然后把他抱回了房间这事儿就是后话了。

嬴政公主拒绝了李白王子的邀请后,第3716次因为被人误认为是女孩子而气得直跺脚并且冲进了后花园蹂躏花朵泄愤。白起王子见状非常忠心地抛下舞会上的姑娘们跟了上去。

追上了嬴政的白起拉住了他蹂躏花朵的手,微微笑着看向他亲爱的弟弟。

按照套路来说此处应该有对话然后发展出告白剧情。但这是个童话故事。

白起还没来得及开口,他们面前就莫名其妙出现了一团黑雾,从里面呼啦呼啦飞出来一堆小蝙蝠还有一只全身上下乌漆嘛黑的巫师徐福。

白起王子第一反应就是跳起来护在嬴政公主面前,但还是有一只小蝙蝠飞过白起,在公主的手腕上咬了一口。于是嬴政公主还是没逃过他命中注定的一劫,当场陷入了沉睡,倒在白起的怀里安静得像是个没有生命的布娃娃。巫师徐福大笑着消失在原地,留下伤心的白起王子抱着嬴政公主不知所措。

于是白起王子在安顿好了沉睡的嬴政公主后,拿上他的宝剑,穿上铠甲,为了心爱的弟弟,一路披荆斩棘,杀死了拦路的恶龙,拒绝了诱惑他的女妖,帮助水手们安全驶过了塞壬的领地,千里迢迢到达了遥远的边境,巫师徐福所住的地方。

他推开门,看到了巫师徐福正在和芈仙女做某些不可言喻的活塞运动。

白起王子非常冷静地关上了门。

白起王子:这不是童话故事吗为什么会有少儿不宜的场景出现???

总之当白起再次打开门的时候一切已经恢复到了童话故事该有的纯洁。他把宝剑架在巫师的脖子上逼问他解除诅咒的方法,但巫师只是意味深长地看了他几眼,转头回去便示意芈仙女告诉白起。芈仙女半倚在床上懒懒地涂着指甲油抱怨男孩子又要变回男孩子了真没意思然后告诉白起王子只要他亲自亲嬴政公主一下他就能醒来。

白起王子看着他们两个,非常怀疑地收起了宝剑回到城堡,找到沉睡在洒满玫瑰花瓣的水晶棺里的嬴政公主,小心翼翼地捧起他的脸在他的薄唇上啄了一下。

嬴政公主果然醒了过来。他揉揉眼睛打了个哈欠从水晶棺里坐起身子,打量着四周。

并没有白起王子的身影。

嬴政公主试着喊了一句白起的名字,这时从他身边传来了一声很小的蛙鸣。他低下头,看到一只小小的绿色青蛙正蹲在他膝盖上盯着他。

嬴政公主:……你是白起吗?

白起王子:呱。

嬴政公主非常无语地用两根手指提溜起小青蛙,举到面前跟他大眼瞪小眼地对视着。然后他想了想童话故事固有的套路,试着在青蛙的额头上亲了一下。

然后砰地一声,白起王子又出现在了他面前。然而与此同时,嬴政公主再次感觉到了铺天盖地的倦意,于是他眼睛一闭,又倒回了水晶棺沉睡。

白起王子:…???阿政???

白起王子于是又亲了亲嬴政公主的侧颊。

然后又发生了刚才的事。

如此反复两周目之后白起终于明白了这是个不浅的套路,他亲嬴政自己就会变成青蛙,嬴政亲自己他就会沉睡。深思熟虑过后白起王子决定牺牲自己,在嬴政公主再次醒来之前写好了自己想说的话,表示自己打算永远保持青蛙形态的意愿。

正当他准备再次亲上嬴政公主时,医生扁鹊忽然穿着小裙子脑袋上顶着小光环出现在他面前。

天使扁鹊:看在你们两个情投意合的份儿上就变成天使帮你们解除这个套路吧祝你们告给愉快。

于是在白起王子一脸懵逼下,小天使面无表情地挥动着法杖使用魔法将两人的诅咒都解除了然后翅膀扇扇又飞走了。

 

在这之后白起王子就跟嬴政公主告白了。

可喜可贺,喜闻乐见,两个人手挽着手出现在老国王面前要求祝福的时候老国王差点吓得从王位上掉下来。不过这么多年芈仙女的熏陶下国王也对此有了一定的抵抗力,于是他保持着微笑祝福了他的两个儿子并且为他们举行了盛大的婚宴。

 

芈仙女:其实诅咒就是用来促进他们两个告给的我会说?掰弯直男要从小做起,嗯。

 

于是从此以后,回复男儿身的嬴政王子和白起王子过上了幸福的生活。可喜可贺。

END.

竹马成双

 #一起长大的白嬴,非兄弟设定。

#兄弟一生一起走,谈什么恋爱。

#口味:加了柠檬汁的白开水。


嬴政有一个兄弟。

准确点说嬴政有一个从小玩到大的兄弟。

再精确点嬴政有一个从小玩到大住在他家隔壁的对他好得让人羡慕的兄弟。

——嗤,那家伙,蠢得可以。

被问起时嬴政双手环胸一昂下巴如是说道,却掩藏不住不屑神情中的一抹骄傲。

这不能说嬴政寡薄情义,毕竟他从小到大就是这副样子,口是心非得很。明明心里把白起放在了别的麻瓜无法相比拟的位置,却还在人面前作出臭屁的样子说着白起是个废物傻瓜。活像是扬着脑袋目空一切的猫咪在形容他的铲屎官。

事实也的确如此。他们刚认识的时候白起还是个体弱多病的邻家少年,现在看到的白起却是个打起架来毫不留情的狠角色。用他自己的话来说,不好好锻炼让自己更强的话,怎么能保护好阿政?毕竟他的阿政太过耿直,跟不少人结了梁子——比如刘邦那边的三人组,再比如荆轲和高渐离那对没脑子的。

对此嬴政是很不屑的。他说,我又不是什么温室花朵。话虽这么说,他倒是也没拒绝过白起的帮忙。


吵吵闹闹的两人也长大了。嬴政因为家族管束的问题留在C市附近选了一所好大学,白起则是选择了邻近的S市。

周末的时候他们偶尔会打个电话,但大部分时间他们还是做彼此的平行线,互不打扰对方的生活,嬴政也乐得耳边没了白起唠唠叨叨跟老妈子一样的话语。他们大多数联系都在QQ上——这有个好处,嬴政不想说话的时候可以选择互掉白起或者拿表情包敷衍了事,不必像打电话时一样嗯嗯啊啊的回应白起的废话。

有时候白起会趁着假期来一趟C市,这时候嬴政会从学校里出来亲自去接他,然后跟他在外面消磨上一个下午。

男人之间的乐趣是什么?也无非是打打游戏看个电影。

他们面对面坐在咖啡厅里相对无言,各自拿着手机点开游戏开黑。嬴政面前的卡布奇诺热气袅袅,白色的雾气模糊了白起的视线。

不知为何,他们两个开黑的时候胜率出奇的高,而且嬴政经常是MVP。

又一次轻松完胜之后嬴政放下手机伸了个懒腰,喝完面前已然微凉的咖啡眯着眼睛看着对面的白起,说要去游戏厅再浪一把。于是白起点点头,起身去吧台结了账顺便又买了一块黑森林蛋糕给嬴政。

到了游戏厅他们俩到处晃悠。周末的缘故人出乎意料的多,差不多每台机器面前都站满了人,嬴政看着旁边抓娃娃机还有点空档,拉着白起去抓起了娃娃。

——说实话,嬴政只是太无聊了,不然他肯定不会屑于这种小姑娘的游戏。但是天不遂人意,嬴政差不多抓了五十多次了,依旧没有任何收获。

他愤然甩下摇杆恼得想发脾气,这时候白起就站起来给他的小皇帝嘴里塞块儿刚刚抓起来的大白兔奶糖,接着嬴政的那台机器继续玩下去。然后他一把成功。

嬴政手里拿着那个他花了半个多小时都没抓起来的玩偶心情复杂。

排队买电影票的时候白起站在嬴政前面,拿着手机刷微博。嬴政不玩这些东西,只是很随意地双手插兜挂着耳机听着音乐,心情好点了微微跟着调子哼哼几句。

后面的姑娘窃窃私语得太大声,嬴政摘下耳机回过头却只看到两个拿着手机对刷阴阳师的姑娘。可等他转过身,身后又传来了让人不爽的话。他便蹙着眉一脸烦躁地拿大拇指戳了戳前面的白起。

白起自然也不是聋的,只是没什么反应罢了。他转身对嬴政笑了笑,把双人可乐递给火气的小皇帝一杯,收好电影票跟他一前一后出了队伍。

嬴政发泄似的咬着吸管,终于是松开了眉头,长腿一迈超过走在前面的白起进了放映厅。

新电影还算不错,只是最后男一女一并没有在一起让人唏嘘。

等到这部电影结束已经是深夜十一点半了,白起还买了零点的火车回S市。嬴政也不急着 回公寓,就陪着白起一起去了火车站。

——下次过来大概是什么时候?嬴政靠在椅背上盯着天花板的时候突然问了一句。

——嗯?大概是下个月哪个周末吧。白起想了想,这么回答。

嬴政也没再出声,两人沉默着听音乐,指导火车到站。

——路上小心。嬴政漫不经心地在白起走向检票口的时候对他挥了挥手,然后转身离开了。

“你也是。”白起后来在火车上给嬴政发了条短信。嬴政看到之后只是笑了笑,放下手机钻进了被子里。


白起听过很多人说他们两个是一对,但他从未发表过任何看法,依旧安静陪着他的小皇帝。嬴政却是从未在意过这些,即使一时听到了,冒起火气来,一会儿又平复了下来,依旧没有任何变化。

如果一定要形容的话,他们两个之间隔了一层薄薄的纸,但他们两个都没有选择戳破。嬴政在大学里,女朋友换了三四个。他们最像的东西还是两条平行线,互不打扰,安安静静按部就班地过着自己的人生。他们最了解彼此,却选择了各走各的。


再后来等他们到了谈婚论嫁的年纪,嬴政先一步和现任女友结了婚。白起说对方是个现在罕见的能用贤良淑德来形容的女孩,应该是姓郑。

白起去参加嬴政的婚礼时笑着拍了拍他肩膀,对他说,好久不见啊阿政,还是那么有上位者的风范。嬴政听着这话翻了个白眼,嘴角却还是上扬的,回复说那是自然,朕现在是总裁了。

他们突然安静下来,看着对方,忽的笑出声来。

白起笑着祝他新婚快乐。


几年后白起出国去了加拿大,然后逐渐安定在了那个遥远的北国,偶尔会拍个电子邮件给嬴政保持联络。

他们还是好哥们儿。白起的话依然唠唠叨叨像个老妈子,嬴政依旧爱答不理的回应。


有人问过白起,有没有过不甘心。白起自然知道指的是什么,但他只是笑着耸耸肩,回复好事者:

“从未开始,谈何甘心不甘?”


END.


灵感源于自己和竹马的相处吧。从小玩到大最纯洁的兄弟感情从来没变质过x

好兄弟一生一起走,谈什么恋爱。谈完恋爱只剩下彼此是恋人,那就少了一个坚不可摧的后盾。兄弟之间就是兄弟情,在你需要帮忙的时候拉你一把或者给你支持力,无条件的。

虽然感觉这篇不能称之为cp文,还是斗胆发上来了。不喜勿喷,右上角红叉叉和谐你我他x

轮回

#跨越两千年的告白

#私设历史上白起和嬴政同时代

#口味:酸梅子


两千年前,那座城上飘扬着的黑红旌旗上还绣着秦字时,权倾天下的是始皇帝嬴政。他恣意张扬,挥手间翻云覆雨,短短几年内便完成了父辈的心愿一统六合八荒,称了千古第一帝王。

人尽皆知的另外一点,是他手下的将军,那个名为白起的男人。他战无不胜攻无不克,首战时更是屠尽了赵军四十万,因此得了个人屠的称呼,历史上对他的评价毁誉参半。

不过很少有人知道他们两人,一位帝王,一名将军,是堂兄弟。


白起也是偶然间得到的消息。

这个消息来得太晚了,在他已经愕然地发现自己深深地为自己的陛下所吸引时。

白起并不很清楚自己是怎么想的。隐隐约约的他觉得这像是坊间流传的不切实际的话本一样,自己便是那扑火的蛾,陛下是他唯一的光源。

他的陛下,他坐于龙堂之上杀伐果决的陛下,他唯一的主人。

白起不止一次的在独自领兵出征时的深夜难寐,那时候他会感觉到胸口闷闷的疼,像是缺失了什么却无法弥补。虽被唾为人屠,他也还是人类的心性,有正常的爱恨情仇——虽说他自己也还不是很清楚这些莫名的情愫。

这疼痛在陛下赐死于他时更加明显了。白起攥紧了胸口的布料皱紧眉头。

“这命不值钱。”他最后笑了出来,“若是陛下想要,臣便立马奉上。”

武器若是钝了不趁手了,就应该丢弃;若是人让陛下厌倦了也定当奉上性命。这是白起的信念。

“请将这封书信带予陛下吧。”他将帛书递给人,笑着拿起长剑,自刎于使者面前。


两千年后也有个名为嬴政的少年。他是天骄之子,恣意妄为却优秀得让人钦佩。

只是他和历史上那位帝王不同,是家中的独苗。毕业后他成为了一名考古队员,两年后成为了队长。


“阿政,你快来看!”那次他们负责清理一个古墓时,同队的女友这么喊他。

嬴政走过去,看见女孩手中是一卷残缺不全的帛书,边角上带着烧灼的痕迹。他判断这大概是秦汉时期的古物。

“怎?”他接过帛书,并未仔细打量,看着女孩兴冲冲的模样暗自觉得好笑。

“你看上面写了什么。”女孩只是摇摇头,指着上面模糊的字迹让他辨认。

嬴政低头看向手中的帛书。很奇怪的是,明明未烧毁前大约应有半米长,这帛书上却没几个字,剩下的那几个字被黄土侵蚀,难辨认的很。他仔仔细细地看着,蓦地笑出声来。

“也是有趣。‘阿政,臣心悦你。’ ”嬴政读着这几个字,好笑得几乎蹲在地上起不来。

“是吧是吧,特别有趣!”女孩眉眼弯弯的揽着嬴政的胳膊,这么说着。


轮回千年,只是你终不是他,我们也再无兄弟缘分。

陛下,臣心悦你。

阿政,我喜欢你。




哦…瞎写。从凌晨三点写到六点,硬生生写不出想要的感觉。下星期重修…。

【王者荣耀白嬴】梦

#关于起床的皇帝和在门外守了一宿的将军的故事

#口味:薄荷糖

#自戏改动

#初用LOFTER,欢迎食用。


嬴政在做噩梦。

他整个人都像是从水里捞出来的一样,大汗淋漓,银白色短发一绺绺的粘在额头上,只看见他剑眉紧蹙。

“——退下!”

年轻的帝王从噩梦中惊醒,骤然睁开了浅灰的眸子,那眸中还带着愤怒。他大口的喘着粗气,胸口随之上下起伏。

他逐渐冷静下来之后并没有动作,仅仅是沉默着盯住头顶的房梁,像是想要把它看穿一样直到眼角睁得发疼。梦中的血红色自他小时候遇到白起的那个血池开始蔓延,迅速的占领了他所有的视野,很快周围的一切都变成了嚎叫的怪物向他扑来,他号令着飞剑一一砍下去却发现永无止境。

嬴政觉得自己眼角有点酸。

这时候他听到了脚步声——嬴政知道那是白起特有的,小心翼翼不想过早吵醒自己的声音——“陛下,四更了。”那人跪在榻下恭敬道。

他终于从榻上撑起了身子,坐在榻边沉默良久然后抬脚在白起肩甲上踹了一下。“站起来。”

白起顺从地起身,站定在嬴政面前垂着头。“臣去传侍女来侍候陛下梳洗。”说罢他欠身行了行礼,欲转身离去。

“朕没说让你走。”嬴政凉凉的说着,伸手示意白起站近点,然后微微向前倾身些,伸手环住了白起的腰,将脸埋进臂弯不再动弹。

白起僵住了。他不知道该做什么,微微扭动了一下肩膀准备拍拍帝王的肩膀安慰他,他的盔甲随着动作咔啦咔啦响起来。

“别动。朕做噩梦了。”眼角微凉,眸间浮起氤氲水汽,嬴政微微呼吸了一下努力让自己的声音听起来还能保持威严,这么出声训斥道,“让朕抱会儿。”


end.

五更上朝,白起进来叫他起床。嗯。

或许以后有空会重修一下。感觉没写出想要的感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