跟朕谈恋爱吗。

白嬴,邦信,铠约。mp百里守约4102。
叫我小鱼就可以了。

溯时

#信邦。

#枯萎的爱情。


刘邦咬着红豆棒冰,安静地坐在自己的书桌前看书。

韩信手里握着一支自动铅笔坐在刘邦对面的桌子上刷解析几何题。

本来在这炎炎夏日一切都正常得很没有什么不对劲,但是两个人自己知道,他们分手了。

 

很平常地,两人放学后各回各家,韩信习惯性地送刘邦到车站。他们在一大群等候公交车的学生之间装作不经意地钩着对方的手,指尖传递着彼此的温度。韩信直到看着他上了回家的公交车后才骑着自行车回到自己家。

然后回家的刘邦习惯性地打开电脑登录QQ,看到备注为“韩大宝贝儿”的头像变成了灰色,并且还有几条未读消息,他点开了对话框。

“到此为止吧,刘邦。我们不能再继续下去了。”

 

刘邦看着那本诗词选读出神,他的红豆冰棍却有些化了,黏腻的糖水滴在了书页上。他愣了半晌才想起来去拿餐巾纸,可再擦时却怎么也擦不干净了,红色的糖印固执地黏在纸页上,再用点力,刘邦就看到书页泛起了毛边,再擦就该破了。

“蠢。”韩信起身倒水的时候路过刘邦,声音不咸不淡地抛下了这个字。

刘邦抬头,看到韩信也正看着自己。他们视线相接,韩信浅蓝色的瞳孔像是一潭冰水,毫无波动,仅仅是看着而已。刘邦眨眨眼,像以前那样扬起了唇角,笑得肆意:“还想说多少遍,我的韩大宝贝儿?”

韩信没有回答,他收回了视线转身又回到了自己的座位上开始刷题。

刘邦也不指望他回答什么,只是扯扯嘴角,视线又回到了书上。

一小会儿之后,刘邦的位置上响起了一阵明显在压抑、非常小声的啜泣。

 

他们是在半年前确立关系的。

没什么原因,就是刘邦乐意随性,韩信愿意宠着。他俩事实上都觉得这关系没什么所谓,反正都是浪破天际的人,不过是彼此都挺特殊的而已。期末考试完了之后两个人约着出去浪,打着游戏刘邦就突然跟韩信说:“要不我们俩搞个恋人关系吧。”正在打怪的韩信停下来摸了摸下巴上一小圈早上出门没来得及刮的胡茬,稍作思考了片刻:“行。”

进网吧的时候两个人还是好基友,出网吧的时候就成了拉小手的恋人。挺好玩的。

然后刘邦就拉着韩信去了一家冰激凌店,点了一杯超大号的草莓冰激凌敲诈韩信。不过两个人要这么一杯也够了,一人一口的吃着,打打手游消磨了整个下午。

韩信一个人住小公寓,刘邦想了想,给爹娘老子打了个电话说今天不回家了,就跑去了韩信家蹭住。韩信去泡方便面的空档刘邦给他整理了一下乱得跟狗窝一样的床铺,顺手收拾了书桌上七零八落的五三习题,等韩信从厨房回来的时候看到这些,笑着跟他打趣:“感情刘邦你是田螺姑娘啊。”

脑袋一歪,刘邦几步上前笑着拉住韩信的校服领带让他低下头来,一字一句地在他耳边说:“既然是这样,田螺姑娘也要点回报。”然后他就吻上了韩信的嘴唇,浅尝辄止,仅仅是相互贴着而已。

分开的时候韩信看到刘邦耳垂上的挂坠,便伸手轻轻扯了扯:“撩骚。”

“你不喜欢?”刘邦打趣着移开他的手,浅紫色的眸子里笑意盈盈,“你邦哥就这么撩骚,不服憋着。”

 

心里堵得慌。刘邦便用书遮住了脸,咬住下唇忍住不让自己哭出声。

他早知道有这样一天,但还是比预计的快得多。心理防线突然就决堤了,他觉得自己几近崩溃。

其实一切都只是他的一厢情愿而已,就像他以前听歌的时候跟韩信提到了两句薛平贵和王宝钏的故事,韩信只是说先爱上的是输家一样。到头来依依不舍的只有他刘邦一个人,自怨自艾的也只有他自己。

书页在被糖水浸润后又被泪水打湿,蔫蔫的耷拉下去。

 

刘邦不是没和韩信试过滚床单。

在他们刚确立关系的那个晚上刘邦留在了韩信家,和他相拥着滚到那张单人床上。他们不复刚刚的浅尝辄止,彼此缠绵地相吻,唇齿相绕。等到两人都把对方脱得一丝不挂了,韩信顺手从床头柜掂起一瓶洗面奶权当润滑液,进去了两根手指。

刘邦弓起脊背忍着不适感,拉着韩信的另一只手一口咬住他手指。

“你是猫啊。”韩信看着一脸潮红却仍然瞪着自己的刘邦无奈叹口气,指节被刘邦的虎牙硌得挺疼。不过他知道刘邦更疼,便放轻了动作愈发柔和地扩张那处。

要再加到第三指的时候刘邦实在忍不住了。他呜咽着让韩信出去。

少年的青涩还不足以忍受成人干的那些事,韩信也就乖乖退了出来,最后两人看着彼此胯下挺立的小东西,相对无言地帮对方打了飞机。

之后两人再没提过那档子事儿。

 

“我们已经分手了。”刘邦听到韩信的脚步和叹息,以及他说的这句话。一张纸巾递到面前。“别哭了,我会心疼。”

他突然就想笑了。

“如果这是你的怜悯,我宁可不要。”刘邦用力咬了咬唇,从书中抬起头面无表情地看着韩信的手僵在半空,“我不需要你的施舍。”

韩信闻言安静了片刻,他伸手为刘邦揩去睫毛上挂着的水珠,转身整理好自己的东西准备离开。“我只是心疼你。”

他这么说着,出了门,轻轻为刘邦关上了自习室的门。

刘邦看着他离开,突然就大笑出声。他笑了很久,空空荡荡的自习室里只有他一个人歇斯底里的笑声在回荡。

“好一个重言啊。”末了,他止住笑,将脸埋在掌心。

书翻到了最后一页,而红豆棒冰早已经化完了。

END.

by苏凉

评论(6)

热度(3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