跟朕谈恋爱吗。

白嬴,邦信,铠约。mp百里守约4102。
叫我小鱼就可以了。

我当然是在追你啊。

#脑洞源于和男孩子的聊天。当然,回复都是扯淡,我怎么可能有人追,还是邦信狗男男去吧。


“妈卖批为什么没人告诉我空腹喝酒会胃痛。”

韩信刚喝完三瓶啤酒此刻正以咸鱼一般的姿势趴在寝室床铺上捂着肚子瑟瑟发抖。他颤巍巍地捏起手机有气无力地看了眼空空荡荡的对话列表,手指抖抖索索地打字改了自己的签名。

他刚刚结束了自己的上一段恋情,本来在女朋友要求下戒了酒,这会又捡起来了。却不知道是因为以前胃的老毛病还是空腹喝酒的原因,韩信现在感觉自己的胃在燃烧,熊熊烈火带来灼热的痛感,让他嘴唇发白几乎瘫在床上。

他被酒精和疼痛占据了脑子,浑浑噩噩的想着自己会不会死在宿舍里,两小时后李白回来会不会看到自己挺尸在上铺。这时候手机突然响起了特别关心的提示音,叮当一声惊扰了他几乎处于休眠状态的大脑。

“放心,我酒精过敏这辈子喝不了酒。”

备注为“刘老三”的家伙给他这么留言。

韩信努力聚焦自己的视线看清屏幕上的字,对方的头像是一只被揉脸的柴犬。

妈的好想捏。

韩信脑子里第一个念头是想搓狗。

等等,想什么呢。

他又甩甩头看了一遍刘邦的评论,突然感觉有点不太对劲。再看一遍,还是觉得对方语气怪怪的。

察觉到问题所在,韩信不甚清醒地点开了小窗,手指敲敲打打键盘问刘邦:“刘老三,你能不能喝酒关我屁事,干嘛说句让我放心。”

屏幕那边刘邦一直没有回信,韩信迷迷糊糊地看着手机屏,眼皮越来越往下耷拉,终于没挡得过疼痛和酒精在脑子里横行霸道,眼睛一闭死猪一样睡过去。


“醒醒,蚯蚓。”

韩信是被李白拖着领子拽醒的。

“臭狐狸。”他嘟囔了两句揉着脑袋爬起来,脑仁儿疼得不行,胃倒是好多了。

想起来什么似的,韩信本来正想搪塞李白几句,却随手抓了手机瞥了一眼屏幕。有未读信息。

他骨节分明的修长手指划过屏幕,看到了在他睡着半个小时后刘邦发来的消息。

“我当然是在追你啊。”


md。好像看到了什么不得了的东西。

韩信蒙圈在原地,脑子里迷迷糊糊的想着。

评论

热度(3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