跟朕谈恋爱吗。

白嬴,邦信,铠约。mp百里守约4102。
叫我小鱼就可以了。

竹马成双

 #一起长大的白嬴,非兄弟设定。

#兄弟一生一起走,谈什么恋爱。

#口味:加了柠檬汁的白开水。


嬴政有一个兄弟。

准确点说嬴政有一个从小玩到大的兄弟。

再精确点嬴政有一个从小玩到大住在他家隔壁的对他好得让人羡慕的兄弟。

——嗤,那家伙,蠢得可以。

被问起时嬴政双手环胸一昂下巴如是说道,却掩藏不住不屑神情中的一抹骄傲。

这不能说嬴政寡薄情义,毕竟他从小到大就是这副样子,口是心非得很。明明心里把白起放在了别的麻瓜无法相比拟的位置,却还在人面前作出臭屁的样子说着白起是个废物傻瓜。活像是扬着脑袋目空一切的猫咪在形容他的铲屎官。

事实也的确如此。他们刚认识的时候白起还是个体弱多病的邻家少年,现在看到的白起却是个打起架来毫不留情的狠角色。用他自己的话来说,不好好锻炼让自己更强的话,怎么能保护好阿政?毕竟他的阿政太过耿直,跟不少人结了梁子——比如刘邦那边的三人组,再比如荆轲和高渐离那对没脑子的。

对此嬴政是很不屑的。他说,我又不是什么温室花朵。话虽这么说,他倒是也没拒绝过白起的帮忙。


吵吵闹闹的两人也长大了。嬴政因为家族管束的问题留在C市附近选了一所好大学,白起则是选择了邻近的S市。

周末的时候他们偶尔会打个电话,但大部分时间他们还是做彼此的平行线,互不打扰对方的生活,嬴政也乐得耳边没了白起唠唠叨叨跟老妈子一样的话语。他们大多数联系都在QQ上——这有个好处,嬴政不想说话的时候可以选择互掉白起或者拿表情包敷衍了事,不必像打电话时一样嗯嗯啊啊的回应白起的废话。

有时候白起会趁着假期来一趟C市,这时候嬴政会从学校里出来亲自去接他,然后跟他在外面消磨上一个下午。

男人之间的乐趣是什么?也无非是打打游戏看个电影。

他们面对面坐在咖啡厅里相对无言,各自拿着手机点开游戏开黑。嬴政面前的卡布奇诺热气袅袅,白色的雾气模糊了白起的视线。

不知为何,他们两个开黑的时候胜率出奇的高,而且嬴政经常是MVP。

又一次轻松完胜之后嬴政放下手机伸了个懒腰,喝完面前已然微凉的咖啡眯着眼睛看着对面的白起,说要去游戏厅再浪一把。于是白起点点头,起身去吧台结了账顺便又买了一块黑森林蛋糕给嬴政。

到了游戏厅他们俩到处晃悠。周末的缘故人出乎意料的多,差不多每台机器面前都站满了人,嬴政看着旁边抓娃娃机还有点空档,拉着白起去抓起了娃娃。

——说实话,嬴政只是太无聊了,不然他肯定不会屑于这种小姑娘的游戏。但是天不遂人意,嬴政差不多抓了五十多次了,依旧没有任何收获。

他愤然甩下摇杆恼得想发脾气,这时候白起就站起来给他的小皇帝嘴里塞块儿刚刚抓起来的大白兔奶糖,接着嬴政的那台机器继续玩下去。然后他一把成功。

嬴政手里拿着那个他花了半个多小时都没抓起来的玩偶心情复杂。

排队买电影票的时候白起站在嬴政前面,拿着手机刷微博。嬴政不玩这些东西,只是很随意地双手插兜挂着耳机听着音乐,心情好点了微微跟着调子哼哼几句。

后面的姑娘窃窃私语得太大声,嬴政摘下耳机回过头却只看到两个拿着手机对刷阴阳师的姑娘。可等他转过身,身后又传来了让人不爽的话。他便蹙着眉一脸烦躁地拿大拇指戳了戳前面的白起。

白起自然也不是聋的,只是没什么反应罢了。他转身对嬴政笑了笑,把双人可乐递给火气的小皇帝一杯,收好电影票跟他一前一后出了队伍。

嬴政发泄似的咬着吸管,终于是松开了眉头,长腿一迈超过走在前面的白起进了放映厅。

新电影还算不错,只是最后男一女一并没有在一起让人唏嘘。

等到这部电影结束已经是深夜十一点半了,白起还买了零点的火车回S市。嬴政也不急着 回公寓,就陪着白起一起去了火车站。

——下次过来大概是什么时候?嬴政靠在椅背上盯着天花板的时候突然问了一句。

——嗯?大概是下个月哪个周末吧。白起想了想,这么回答。

嬴政也没再出声,两人沉默着听音乐,指导火车到站。

——路上小心。嬴政漫不经心地在白起走向检票口的时候对他挥了挥手,然后转身离开了。

“你也是。”白起后来在火车上给嬴政发了条短信。嬴政看到之后只是笑了笑,放下手机钻进了被子里。


白起听过很多人说他们两个是一对,但他从未发表过任何看法,依旧安静陪着他的小皇帝。嬴政却是从未在意过这些,即使一时听到了,冒起火气来,一会儿又平复了下来,依旧没有任何变化。

如果一定要形容的话,他们两个之间隔了一层薄薄的纸,但他们两个都没有选择戳破。嬴政在大学里,女朋友换了三四个。他们最像的东西还是两条平行线,互不打扰,安安静静按部就班地过着自己的人生。他们最了解彼此,却选择了各走各的。


再后来等他们到了谈婚论嫁的年纪,嬴政先一步和现任女友结了婚。白起说对方是个现在罕见的能用贤良淑德来形容的女孩,应该是姓郑。

白起去参加嬴政的婚礼时笑着拍了拍他肩膀,对他说,好久不见啊阿政,还是那么有上位者的风范。嬴政听着这话翻了个白眼,嘴角却还是上扬的,回复说那是自然,朕现在是总裁了。

他们突然安静下来,看着对方,忽的笑出声来。

白起笑着祝他新婚快乐。


几年后白起出国去了加拿大,然后逐渐安定在了那个遥远的北国,偶尔会拍个电子邮件给嬴政保持联络。

他们还是好哥们儿。白起的话依然唠唠叨叨像个老妈子,嬴政依旧爱答不理的回应。


有人问过白起,有没有过不甘心。白起自然知道指的是什么,但他只是笑着耸耸肩,回复好事者:

“从未开始,谈何甘心不甘?”


END.


灵感源于自己和竹马的相处吧。从小玩到大最纯洁的兄弟感情从来没变质过x

好兄弟一生一起走,谈什么恋爱。谈完恋爱只剩下彼此是恋人,那就少了一个坚不可摧的后盾。兄弟之间就是兄弟情,在你需要帮忙的时候拉你一把或者给你支持力,无条件的。

虽然感觉这篇不能称之为cp文,还是斗胆发上来了。不喜勿喷,右上角红叉叉和谐你我他x

评论(16)

热度(4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