跟朕谈恋爱吗。

白嬴,邦信,铠约。mp百里守约4102。
叫我小鱼就可以了。

【铠约】One Day With You

现代设定,交往同居后的新年休假日。
白嫖这么久的党费♪
小甜饼哦。

“醒了吗?”

百里守约立在头顶的尖耳微微抖了抖,捕捉到身后细微的动静后脱口而出地问候了刚刚醒来的恋人。他莫名觉得心中霎时涌起了安适感和暖意,不自觉地已经扬起了眉梢,噙着浅笑回眸轻语。

“早安,阿铠。早餐的咖啡要用一个吻交换。”

话音未落百里守约就已经被铠用长臂揽住,落入了一个温暖而坚实的怀抱。他温顺地将脑袋埋进铠的怀里,清楚地听到了对方有力的心跳,鼻尖嗅到了来自尚未消散的,被窝暖洋洋的味道。

“早安,守约。”铠的声音带着刚醒时的沙哑和磁性,稍稍带了些鼻音,显得懒懒的。

于是百里守约笑意愈浓地用力回抱住他的腰,仰起脸接受他今天的第一个吻,配合地稍稍嘉奖了他的动作,末了他轻轻用犬齿咬咬铠的唇角,拍拍他后背示意他可以放开自己了,转身去厨房取早餐。

早餐是刚烤好的松饼,涂抹上一层白奶油后再放上几颗小草莓,鼻尖被这样温暖而香甜的味道包围,端出来的时候百里守约也不由为自己的手艺骄傲了一下。

“我记得你喜欢它。第一次做好的时候你眼睛都快要放光了。”

百里守约坐在铠对面,轻轻用咖啡勺在自己的咖啡杯里转了转,弯眸瞧着自己的恋人动作优雅地切割松饼而出声打趣道,换来铠无奈的轻笑:“有吗?”

他微微阖眸放纵了一下,让自己沉浸在铠低沉而富有磁性的声音里,再睁眼时对面人面前的盘子已经干干净净了。他忍不住再次笑出声来,伸手帮铠抹掉唇边一星残存的奶油,收回手轻舔了舔指尖。“你看,的确是啊。”

“或许是因为这是你做的。”铠放下刀叉,抽出一张餐巾纸擦了擦嘴角,抬头时他诚恳地说道,“你的手艺让人倾心。”

百里守约选择性忽略了他话中的深意,仿佛置若罔闻地岔开了话题:“你觉得我会比奶油更甜吗?”

于是铠站起身,将身子前倾到百里守约面前,伸手将他的脑袋揽过来,轻轻覆上他的唇,轻车熟路地扫荡了一番。

“有咖啡的苦味,混合着奶油的味道。”

之后大扫除的时候百里守约递给铠一把拖把:“阿铠,把客厅拖一下吧。”他拿着一块抹布,指了指厨房,“我去擦完厨房就来。”

铠嗯了一声,转身去了客厅。百里守约并没有立刻进厨房,而是站在原处眯着眼睛打量着正在埋头干活的铠。

铠穿着一件昨天刚洗干净的白衬衫,或许现在上面还残存着一些柔顺剂的味道,深色的长裤并不是紧身的,裤腿在他动作时轻轻晃动着。浅色的长发被铠随意地束在脑后,几缕碎发因为动作而轻轻在耳侧飘扬。

“阿铠。”百里守约出声叫住了铠,在他疑惑的目光中走过去,从口袋里摸索出一个小发卡帮他把耳边的碎发夹好,“好了。”

铠点点头,拿起拖把继续和一个积灰的小角落斗争。

百里守约满意地转身,进了厨房开始洗碗洗叉子。银亮的叉子在阳光下闪光,洗洁精的味道飘散在空中,带着一些水果香精的味道,他抬头从厨房窗户逆着光看去,看到了一片晴朗的天空。

“阿铠,你想吃点水果吗?”百里守约把餐具放回橱柜,蹲在地上的果篮前高声询问。

“你随意。”铠的声音从客厅的方向传来,让他叹了口气。

他摸出一袋樱桃,放在那个他最喜欢的花型玻璃碗里,打开水龙头,一点点的把每个樱桃上的浮灰洗去。百里守约挑了一颗出来咬了一口,樱桃汁染红了他的牙齿。酸甜的味道在味蕾上绽开,他眯起眼睛,叼着樱桃梗端着碗走出来,把一碗樱桃放在餐桌上。

“阿铠,我放在餐桌上了。”百里守约走过去,把樱桃梗从嘴里抽出来扔进垃圾桶,“拖完地就过来休息一下吧。”铠回过头,看着百里守约坐在沙发上,一双长腿轻轻搁在茶几上以便他拖地。

百里守约见他回头,下意识扬唇微笑着看向他:“怎么了吗?”他弯着眸子,尖耳乖顺地伏在头顶,“快点哦。”

铠又点了点头,去阳台上洗好拖把,过来和他一起窝在沙发上,将他拉进自己怀里抱好。百里守约也就顺势懒洋洋地躺在他怀里,伸手拿了旁边果盘里一个梨子和水果刀,一点点地削皮。

“唔!”百里守约突然小小地惊呼了一声,铠低头看去时一点血珠出现在他恋人白皙的指尖。百里守约皱着眉头,伸手想去拿餐巾纸擦掉血迹,却被铠拉住了手。他不解地扭头看去,铠拉起他的手指轻轻放在唇边,温暖的口腔包住了他的指尖,一点点帮他舔舐着伤口。

“……阿铠。”百里守约的侧颊微微有点红晕,抽出了手指,“痒。”

铠皱着眉头:“疼吗?”不等百里守约回答,他稍微挪动了一下,伸手把茶几抽屉拉开翻出一个创可贴,小心翼翼地帮百里守约贴在伤口上。

百里守约垂眸看着他动作,突然笑了。“谢谢。”他转过来伸手环上铠的腰,在他额头上亲了一下。

  
晚餐后是百无聊赖的看电视时间,百里守约一向不喜欢那些老掉牙的节目,翻箱倒柜找出了一堆杂七杂八的小玩意儿忙活。铠窝在沙发上,时不时看几眼他正在干些什么。  

“这是古老的春节习俗。”

百里守约的手指捏着红绳,灵活地穿梭在钉板上,一点点勾拉出中国结的形状,末了整个把它取下来,捏住周围的耳形绳结把它收紧彻底做出形状来,尾端系上红色流苏。他兴致勃勃地在一旁围观的恋人身上比划了一下,眯着眼睛开玩笑的寻找他身上能挂中国结的地方。
“在你发绳上系一个,如何?”

百里守约带上些揶揄的语气作势要拆开铠的发绳,却被人一手拉住了手腕顺势带进怀里。

“别闹。”铠屈指弹了弹他额头,低声阻止他的行为。

百里守约无奈地笑笑,一手揉了揉眉心被弹到的地方,一手伸手勾住铠的脖颈,凑上去和他交换一个绵长的吻。

“阿铠,这可是能带来幸福的东西——”他故作威胁地压低了嗓音凑在铠耳边低语,轻咬他耳垂时悄悄把中国结放在了铠的衬衫口袋里,“我把它放在离你的心最近的地方了,收藏好它。”

百里守约笑眯眯地拉开些距离,正想说点什么却又被人摁进了怀里,哑然失笑,只得用力抱紧人腰肢,下巴搁在他肩头温声轻语:“阿铠,明年也要这样一起度过。”

“好。我答应你。”铠如是回答。

END
着力想写出他们的甜蜜,欢迎捉虫提意见!他们真的,太美好了!

评论(5)

热度(4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