跟朕谈恋爱吗。

白嬴,邦信,铠约。mp百里守约4102。
男友@谈,臣不敢不谈。

寻鹿 .上

#白嬴

#虚构小故事不知有没有下文,约莫是片刀。阿起现代摄影师设定。


白起最近总会做一个梦。

森林的夜晚静谧而幽深,漆黑的天空上没有一颗星星,反倒是月色皎洁如水,点点萤火在树枝间流连,偶尔有动物在草丛中穿梭时发出的沙沙声。他站在林间,抬头望到溪边站着一头通体晶莹的公鹿。

鹿有着一双鎏金的眸子。不同于普通鹿眸的圆润,白起觉得那双漂亮的眸子狭长而幽深,它眨眼时浓密的睫毛上下刷动,像是搔在白起心上,他莫名的感受到了一阵悸动。

他走出树林来到那头鹿身边,鹿的唇吻动了动,似乎在说什么,但白起听不清。他伸手想要碰一碰它,但就在他的指尖碰到鹿角的那一瞬间,鹿的身体便化为了碎碎点点的荧光,在白起徒劳抓握的指间消失不见。

他不知道这个梦有什么意义。


那天白起接到一个任务,去骊山拍摄一组图片作为新一期杂志的插图,他欣然答应了。

骊山葱郁的树木的确很上镜,林间隐约的溪水也勾起了白起的好奇。不知不觉间他顺着溪流拍摄,一路到了个连路标都没有的地方。白起捏了捏自己酸痛的肩膀,将摄像机收进包里,盘算着顺流而下,原路返回。突然有什么东西在沙沙作响,白起警惕的回头,发现是树上一只松鼠正睁着一双圆溜溜的小眼睛盯着他。他哑然失笑,摸索摸索口袋找出几颗当零食的榛子放在地上,转身继续返回。

松鼠在他身后咔咔咔嗑榛子,白起一路走着却觉得有点什么地方不对劲。半个小时后他看到地上一小堆榛子壳,蹲下来看的时候还看到了几根粘在上面的松鼠毛。他拿出了手机,看了一眼任务栏,果不其然这地方没有任何信号,再点开指南针软件,更是半点反应也没。他有点慌了。

白起顺着小溪一点点走下去,却觉得这条小溪仿佛没有尽头,直到夜幕降临他都没能走回大路上去。他开始考虑野外过夜的安全性。


他眼角的余光忽然捕捉到一抹荧光。

“谁!”白起警惕地转身,握紧了手中那把用来开路做记号的瑞士军刀。但出乎意料的是,并没有想象中的人影或者动物,也没有任何声响,白起却被震惊得说不出话来,一时愣在了原地——

那是一头通体晶莹的公鹿。

鹿优雅地站在溪边,修长的颈子上有同样晶莹的水珠滚落,好看的鹿角旁飞舞着流萤。它的舌尖舔过沾水的毛皮时,那双好看得几近梦幻的眸子似乎有意无意地瞥过白起,眼底闪烁着细碎的金芒。

白起莫名其妙地心跳加速起来,他感觉自己每一分呼吸都在用尽全力,不由自主地向那头鹿挪动了脚步。军刀被他扔在原地,生怕惊扰了这头高贵的公鹿。

鹿停下了舔梳毛皮的动作,定定地看着白起一步步走来,却在白起想触摸它时向后跃了半步,优雅地扭头避开了他伸来的手。

白起感到一阵失落,但随即他就睁大了双眼看到周围无数游离的荧光向那头鹿汇聚而去。鹿的身影愈发朦胧,它昂起头呦呦叫了两声,身形逐渐拉长,隐隐约约的显现出一个人影,背对着白起。

“你是……? ”白起愣了一下,结结巴巴地询问道。他眼中满是不可思议,却在那人逐渐转身时没来由地心口一痛,让他一下跪在了地上,揪着胸口的衣服大口大口地喘息着。

再抬头时,那人的面孔被发冠上垂下的玉珠遮挡了大半,但一双璀璨的金眸却直直地看着跌坐在地的白起。那双眸子起先带着凌人的气焰,却在见到白起抬头后逐渐趋于平和,最后他眸中带着忽闪不定的歉意,沉默良久方才开口:“许久不见,白将军。”

白起愣住了,下意识地回问,语气却带了一些自己都没有察觉到的微颤:“你是谁?”


帝王扬起了唇角,轻哼了一声。

“嬴政。你的王。”



TBC

评论(2)

热度(69)